新剧《重生》开播,张译挑战失忆刑警

原标题:新剧《重生》开播,张译挑战失忆刑

南都讯 记者蔡丽怡3月7日,一部与“白夜”系列发生在同一时空、同一世界观下,但故事与人物完全不同的全新硬汉追凶悬疑剧《重生》将在当晚8点优酷全网独播。该剧由敦淇、张为为担任总制片人,杨冬执导,指纹编剧,张译担任艺术总监,并由张译领衔主演,赵子琪、张昊唯、程小蒙、刘冠成、赵今麦等特别出演,潘粤明、徐佳友情出演。

《重生》讲述了“7·14枪案”唯一幸存者、西关支队副支队长秦驰(张译饰),在头部遭遇重创后与失忆抗争,破解疑案的同时寻找“7·14枪案”真相的故事。剧中,心思缜密、言语不多的行动派秦驰不仅要与警局同事解开错综复杂的案件背后之谜,他自身更有重重谜题亟待解开。开播前,张译接受媒体微访时说:“角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对自己曾经的人物身份和人格的追踪,是这回角色区别于【囧囧影院】以往、也是令我最着迷的地方。”

开局紧凑,节奏飞快,悬念重重

潘粤明饰演的“关队”也在剧中出现。

《重生》是“白夜系列”著名编剧指纹的又一新作。两剧同属一个世界观,讲述的是同一座虚拟城市津港市里发生的刑侦故事。《重生》中秦驰所在的西关支队与前作潘粤明饰演的“关队”关宏峰所在的长丰支队互为兄弟支队,从时间线上,《重生》的故事发生在前。

南都记者参与了《重生》前两集的媒体看片,故事从一桩主线案件“7·14枪案”展开,6名警员与一伙走私军火的犯罪集团激烈交火,枪战后除秦驰一人,无一生还,一块弹片穿越秦驰的左额进入颅骨,这使他丧失部分记忆,完全记不起当天行动的理由和队员们牺牲的经过。目测,这将会是一个极其错综复杂的迷案,所有牵涉其中的人物都有非常多细思极恐的细节,不到全剧最后一集都不会真相大白。

伴随着这桩贯穿全剧的最大悬案,前两集已经发生了一桩一家五口四人被杀的凶案,副支队长秦驰虽对自己的失忆措手无策,但面对眼下发生的凶案却保持极为冷静睿智的头脑,与警局同事迅速展开前线刑侦工作,一步步接近残酷的真相,据透露,第一个案件将在第三集告破。《重生》的开局十分吸睛,把扑朔迷离、悬念重重的气氛渲染得十足,节奏飞快之外,又留下给人思考和推理的空间。

雾都氛围带感,画外音增添文艺元素

值得一提的是,《重生》选择在重庆取景拍摄,阴郁的雾都赋予全剧神秘的气质和压抑的氛围,使剧情展开更有层次感。

看片的媒体记者们还发现,张译饰演的秦驰无论在追凶过程中、还是寻找失忆前的记忆碎片时,都有大量的心理独白,其他关键人物也会设置不少画外音,令这部刑侦剧颇显文艺气质。该剧制片人张为为表示,刑侦剧与文艺这两个看似无关的元素,在《重生》中得到巧妙的融合,让这部热血硬汉剧增添了些许清新之气,人物的故事和情感更加浓烈,令观众回味悠长,主创们也很期待播出后观众对剧中文艺元素的反响。

从目前的剧情发展来看,秦驰身边人对他的评价不一:“在意功名”“你是我很讨厌的那种警察”“你连自己人都不放过”……凌乱的信息让秦驰拼凑起了新的自我认知,秦驰认为自己在“714枪案”中犯下了错误,深陷自我怀疑;而他的刑侦助手路铭嘉(张昊唯饰)、前妻冯潇(赵子琪饰)对他持有坚定的信任,心理督导师夏雨瞳(程小蒙饰)则像一面镜子,帮助秦驰唤醒自我并梳理重创后遗留的内伤,几个核心人物帮助秦驰在重重困境中完成自我救赎。同时,秦驰也在逐渐靠近真相,首集“7·14枪案”中有个神秘补枪人,最后两声沉闷的枪响,不同于警枪响的短促和炸裂,这个补枪人是谁?将是“7·14枪案”真相大白至关重要的线索。

张译挑战失忆刑警,初亮相演技过硬

饰演男主秦驰的,是实力派演员张译,他在多部影视剧中都有不俗表现,无论《士兵突击》里的史今、《鸡毛飞上天》里的陈江河、《红海行动》中的杨锐、《光荣时代》里的郑朝阳,都令人印象深刻。此番首次“触网”、出演悬疑探案剧的硬汉刑警角色,对他来说又是演员道路上的全新挑战,值得期待。

在接受微访中,张译坦言,自己是话剧和电视剧演员出身,近年主攻大银幕,网剧则是他第一次尝试,他谦称自己是“网剧新人,资历很浅”,但他认手机电影网为《重生》是高品质的网剧,透过自己看到的几集成片,他表示信任导演杨冬带领的团队,此次作品“拿得出手”。

出演秦驰,是张译首次挑战受创“失忆”的刑侦警察,较之以往的角色,张译认为最大的不同是:“他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个怎样的人,好人或坏人?这是非常麻烦的事。他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别的角色都是在一个事件中看其成长和变化,而在秦驰身上,不仅有事件对他的改变,还有他对自己曾经的身份和人格的追踪,我从没演过这类角色,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在前两集看片中,秦驰人酷话不多,疑虑重重的眼神,大量的内心独白戏,和他在侦察凶案过程中严密的逻辑思维,都展现了张译在演技上的突破。谈及如何将一个失忆刑警的内在挣扎刻画得到位,如何将这些内心戏演得更感染观众,张译说:“影视表演就像一个魔术师,很多专业东西难以用通俗的话一下子说清楚。有人曾问过我:《我和我的祖国》里你那个眼神是怎么演的?怎么能那么动人?我想:我的眼睛那么小,还戴着一个大口罩,我能怎么演呢?我觉得无论《祖国》还是《重生》,我就本着‘真诚’二字来演的。”他认为以前的自己年少轻狂,对表演有很多“不安分”的想法,现在的自己对表演有一种敬畏感,“每一次演戏都像在追一个角色,特别难,追得特别狼狈,能让观众对我的角色有一种认可感,那就是最大的满足。”他不敢自评“秦驰”演得怎样,更期待观众给予他的评价。

《重生》对比之前的“白夜系列”,张译认为这不同于手机的1代、2代,不是升级的关系,而是同一时空下、相同的世界观里,发生的不同的故事,与“关队”潘粤明的对手戏,张译笑言天机不可泄露,“我俩对手戏不是很多,但潘粤明老师眼神之定、发型之帅,是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

  • 微信扫码访问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发送至底部邮箱。

© 2020 www.dy2018.com.cn  E-Mail:bitcoinfly2019@gmail.com  

观看记录